主页 > 宇宙叫做 >奈河就是佛经中的「地狱」,但在中国译文中变成了河流 >

奈河就是佛经中的「地狱」,但在中国译文中变成了河流

[2020-07-01 01:19] 来源: letou瑞丰_恒峰娱乐下载平台
奈河桥

冥界本来就是人间的複製品,人间的山河树木也会很合理地在冥界出现,但奈河却不同于一般的河流,它是一条血汙之河。严格说起来,奈河只是佛经中「地狱」(Naraka)一词音译的变化,奈河就是地狱!但既然这地狱在中国译文中变成了奈河,于是也就只有把它当成河流了。

这里先看看这条奈河自唐代以来的演变。与人世的河流日久则变小以至湮没相反,奈河是由小溪而变为巨河的,在唐人张读《宣室志》中,那是一条「广不数尺」的小河沟:「(董观)出泥阳城而西去。其地多草,茸密红碧,如毳毯状。行十余里,一水广不数尺,流而西南。观问灵习,习曰:『此俗所谓奈河,其源出于地府。』观即视其水,皆血,而腥秽不可近。又见岸上有冠带裤襦凡数百,习曰:『此逝者之衣,由此趋冥道耳。』」

这样的河沟不需要桥梁,亡魂至此要脱光衣服,全部留到此岸,然后赤着身子过河,就算正式进入冥府了。这条奈河颇像是幽明二界的分界处,说成阴阳界也是不差的。在《大目乾连冥间救母变文》中也有相似的描写:「目连闻语,便辞大王即出。行经数步,即至奈河之上,见无数罪人,脱衣挂在树上,大哭数声,欲过不过,回回惶惶,五五三三,抱头啼哭。」

这奈河自东向西流,水势十分湍急,不同于《宣室志》的小河沟。河的南岸有树,亡魂挂衣其上,却还是要涉水而渡,渡水前要点名,「牛头把棒河南岸,狱卒擎叉水北边」,想不下水是不行的。北宋彭乘《续墨客挥犀》卷五〈献香杂剧〉条记伶人作剧中提到奈河,在人们的理解中,那水也应该是深的:

戏里面有一和尚道:「我近日打坐入定,神游地狱,见阎罗殿侧有一人穿着官服,走近一看,原来是工部都水监的侯老爷,他手里擎着一物。我就悄悄问左右人等,他们说:『因为奈河近日水浅,侯老爷上一图,请示要另开河道呢!』」当时侯叔献正準备兴作水利以邀恩赏,让百姓们甚感不安,所以伶人就在戏中编进这幺一个段子来影射他。

演变为对罪魂的刑罚

小说中写奈河者以《三宝太监西洋记》第八十七回和清初人丁耀亢的《续金瓶梅》第五回最为铺张。丁书说,河上虽有三座桥,有罪的亡魂却不能过,只能涉水,只见那奈河:

原来这奈河对于罪魂已经成了一道刑罚,其深浅寒热俱因各魂罪业而自动变化。现在让人看来,也不免想到,自唐而至清,原来整治人的想像力有了这幺大的进步!

清人所编《玉曆宝钞》中也有一条大河,但它不在进入冥界处,却在罪魂受过十殿的刑罚,喝了孟婆汤,要进入六道轮迴之前,也就是离开冥界之处;堕入河内,也就是进入到轮迴中了。那段文字写得浑浑噩噩,不知所云,也像喝过迷魂汤似的:

《玉曆宝钞》的其他地方没提奈河,不知此河是否指奈河,也许是奈河绕到阴山背后那一段了吧!

而在《聊斋》中,奈河索性就成了市廛中(商店云集之地)的臭水沟,九幽十八狱的垃圾粪便全部归纳于此。王十一篇中说它「河水浑赤,臭不可闻」,淤积的全是「朽骨腐尸」,而在〈酒狂〉中更添了个小道具:「水中利刃如麻,刺胁穿胫,坚难摇动,痛彻骨脑。黑水杂溲秽,随吸入喉,更不可耐。」这都是蒲翁小说中的随意点缀,从而让我们知道古代的都市中本有此一景,至于距离奈河的原始位置太远了些,也就不必太认真奈河桥的出现了。

入冥的关口

再来看奈河桥,奈河上的桥梁自应比奈河较为后出,如果把条件放宽一些,则最早见于唐人段成式的《酉阳杂俎》,其前集卷二〈明经赵业〉条提到,赵业病中入冥:

此河即奈河,而饰以金碧的那座桥虽没有名称,自然就是奈河桥了。后来见于宋人笔记中,或称冥司桥(南宋洪迈《夷坚支戊》卷四〈太阳步王氏妇〉),只是在《夷坚志补》卷三〈檀源唐屠〉一条中才明言是奈河桥,这则故事很重要,言屠夫唐富为冥吏所拘,缘由是他杀了一只蟢子(即蜘蛛):「唐富求道:『自念平生不妄践踏虫蚁,只记屠牛十三头、猪二十口,若得放还,誓愿改过。』」于是:

这项记载不仅是奈河桥初次见于文献,而且确立了奈河是入冥的正式关口,专门设有判官来对入冥鬼魂进行审核,不该死的,即时遣回阳世,就是想见阎罗也不行,因为有两条恶狗遮拦着(这也许是想防範阳世的刁民,如席方平之流的来告阴状吧)。这是此前此后都不再提及的,但这两条恶狗也不是没有来由,就是古印度传说中,地狱之主阎摩的那两条四眼犬娑罗弥耶(见《梨俱吠陀》)。

《夷坚丙志》卷十〈黄法师醮〉说到阴间有一条灰河,与唐人所说奈河相似,应是奈河之误,灰、奈两字形相近耳(佛经中的地狱有灰河狱,或由此而误也未可知)。其中提到奈河桥,但只给无罪之人渡河用,也没有冥吏和恶犬看守,而罪重者则仍与以往记载一样,要脱下衣服涉水而渡,而岸上有大柘木数株,鬼卒就把脱下的衣服挂在上面(注)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衣服上都写上每个人的名字,然后装到车上,由桥上运过,再让本人穿上。一丝不挂地见阎罗,终是让人难堪,可见阴司也逐渐人性化了。

明清两代的小说和戏文中提到奈河桥的地方很多,但也众说纷纭,最为人所熟知的自然要数《西游记》中唐太宗入冥时过的奈河桥了。冥河上设有三桥,一是金桥,二是银桥,三是奈河桥,冥司很是势利,金桥是只给帝王将相预备的,忠孝贤良之辈,公平正大之人,也只配过银桥;倘若是无功无德的鬼魂,那就只能过奈河桥了。那桥「寒风滚滚,血浪滔滔,号泣之声不绝」:

丁耀亢的《续金瓶梅》也说是有三座桥,却是金、银、铜,统称为奈河桥了。但这桥对于没有资格过桥的罪魂却是看不见的,他们只能泅水过河:

但《三宝太监西洋记》第八十七回中的奈河上却只有一座桥,只有好人可过:

说起「奈何」,陈叔文《回阳记》说,进了鬼门关便见有一座桥,但桥上却分为三条道,其中一道就名唤奈何。而桥下之水广数十里,也不叫奈河,却叫苦海。编鬼故事总要标新立异,否则就难以引人注目,但每个人都随心所欲地编起来,结果往往让人无所适从,只感到所有的招牌全是骗人了。

鬼山下的奈河实景

守着长江的鬼城酆都似乎没听说有奈河一景,人间的奈河要到另一座「鬼山」泰山脚下去寻找。因为最晚到了元明之际,人们就把奈河当成冥府的标誌性景观移到山脚下了。

《新编连相搜神广记・后集》:

这位渿河将军是五代时人也好,宋真宗封侯也好,都是后世传说,靠不住的。可以确信的就是《搜神广记》的编写者是元人秦子晋,而明查志隆《岱史》卷九进一步确立了渿河的位置:

顾炎武《山东考古录》有〈辨渿河〉一条提及:

高里山即蒿里山,现在的蒿里山在泰安市区内,已辟为公园,从火车站东南行数分钟便可到达。那里的酆都大帝庙早已焚毁,失去了瞻仰的目标,所以我至今也没有实地看一看那小山包之左的渿河。

而泰山开合万象,仪态千方,地方上也没有必要用鬼界的东西作招揽,估计这渿河也和酆都峪、望乡岭一样渐渐为游人所忽略了吧!

最后补充一句,奈河桥或称奈何桥,近人林纾《铁笛亭琐记》记:

相关书摘 ▶「民」以食为天,下地狱做「鬼」同样要烦恼下一餐的着落

注释

这树在《宣室志》时就是供亡魂当衣架用的,但北宋刘斧的《青琐高议》横生枝节,让它变成一棵高有百尺,粗有六十围的枯木了。这大树无法挂衣,只能供亡魂休憩其下,弄得这树为罪鬼的业火所熏灼,树叶都没了。只是此树高百尺,粗六十围,这哪里是树,分明是个高粗相近的木头柱子了。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极上恐趣・鬼怪神州:中国千百年来的鬼怪搜奇录》,柿子文化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栾保群

比《妖怪台湾》更深入灵界、更了解鬼怪。从先秦两汉到明清现代,横跨2000多年的「幽冥誌」,明白鬼事,才能真正了解人事!你总有一天会成为「那个东西」,当然更要知道它!洪荒以来,最敢从古今文献典文中扒开生死缝隙,一窥幽冥世界的鬼情风流、衣食住行、生死变异……。

要喝孟婆汤先走恶狗村、会报明牌的孩子鬼、尸身不朽的颜真卿、爱玩躲猫猫的浪蕩尸、吃死尸的怪鸟罗剎魅、拜月练形的妖狐、考场里先拜恩仇二鬼、预知未来的樟柳神、呼风唤雨的李妖婆、殭尸竟是好药材、人死为鬼,鬼死为……

奈河就是佛经中的「地狱」,但在中国译文中变成了河流
相关推荐
视界外域科技|改变能源|定义探索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