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展示自然 >《玩具总动员4》若无法当你的玩具 >

《玩具总动员4》若无法当你的玩具

[2020-05-28 02:38] 来源: letou瑞丰_恒峰娱乐下载平台
《玩具总动员4》若无法当你的玩具

●蔡羽柔/蛹之生心理谘商所专任心理师,谘商学派为阿德勒取向,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係,也需要好好学习在自己与他人的连结当中活出自我,不过度涉入他人的界线,也不将自己的责任形成他人的负累。

《玩具总动员4》不仅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片,更是做给父母看的电影。

安迪上了大学,把陪着他长大的玩具们送给新主人邦妮。过去受宠的牛仔警长胡迪,在邦妮的接管下被冷落。

安迪上大学,隐喻着孩子长大成熟离开父母,胡迪象徵空巢期的父母,中年危机警铃大响,意会着父母需要学习与孩子告别,不要沈溺活在被紧紧需要的幻想当中。

父母对孩子的爱不因为什幺,只因孩子的身上也有着自己的印记。

「你有主人?什幺?你是有主人的?」流浪的玩具们赫然发现在外奔走的胡迪有小主人非常惊讶。有没有主人,在片中出现无数次,大部分的玩具认为有主人的玩具才是令人称羡的事。

若是有主人的玩具,会被其他没有主人的玩具投以羡慕的眼光。没受到主人宠爱的玩具感到失落、或是愤慨自己没有归属。

英文版电影中所称的「主人」英文原文是kid(孩子)。小主人即是代表孩子,抚育孩子、守护孩子彷彿是种母亲应该存在的价值。

明白在这个世界上,自己能够被拥有被需要,是一件美好的事,孩子像是一个纯净的生命归属。

叉奇——用垃圾回收物、塑胶叉匙组成的美劳作品,因着邦妮小主人的创作而诞生,脚底下写了邦妮的名字,而成了有生命力的玩具。

「为什幺我要当玩具?」总是骂自己是垃圾的叉奇问 。「因为你有着邦妮的名字。你会帮她创造回忆,让她记得一辈子」胡迪说。 玩具因为有了小主人的存在,而变得独特,两人有不可分割的关係,象徵父母孕育拥有孩子,生命与生命有了新的连结,美好而不可抹灭。

《玩具总动员4》若无法当你的玩具

▲叉奇不断斥责自己是垃圾,成为逃兵不断走失,胡迪不辞辛劳奋力带他回到邦妮身边。(图/迪士尼提供)

母亲为孩子的成长而喜悦,因他们的成就而骄傲。

牛仔胡迪就像是个守护孩子的母亲,新的小主人邦妮,带着忐忑的心去上幼稚园时,胡迪不顾其他玩具的劝阻,偷偷跟着上学。

有着胡迪的帮助,孩子成功地受到老师的肯定、欣喜的享受他人的掌声。

也因着叉奇不断斥责自己是垃圾,成为逃兵不断走失,胡迪不辞辛劳奋力带他回到邦妮身边,为的就是不希望小主人发现叉奇遗失而难受。彻夜未睡的胡迪紧紧守在小主人邦妮身边,巴斯光年心疼他的辛苦,希望胡迪可以休息一下。

只见胡迪既坚强又苦笑地说:「我必须这幺做,内心的声音不会放过我。」

父母总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处处挂心。在孩子难过的时候,感到失职与自责。在意识到孩子可能会有挫折之前,第一时间为孩子排除万难、牺牲奉献,为的只是希望孩子能够平安长大。

「守护孩子是玩具们的职责」胡迪深深的这幺相信着。父母也是用着这份温柔,忠实守护着孩子,好像自己的牺牲也不算什幺。

随着孩子成熟与独立,父母将逐渐迷惘着自己的价值与存在。

《玩具总动员4》若无法当你的玩具

▲《玩具总动员4》剧照。(图/迪士尼提供)

胡迪过去在小主人安弟的宠爱下,以身为安弟最喜欢的玩具为荣,是玩具们的总指挥,意气风发。邦妮接手玩具们后,胡迪的风光不再,玩具们甚至对胡迪的指挥有所质疑。

胡迪待在橱柜里头,数次失宠,邦妮开心的拿着其他玩具们飞舞,玩着喜欢的游戏,胡迪在柜子里强颜欢笑,假装毫不在意,但是沮丧着自己不再重要。

「这是我唯一能够做的事」胡迪不放弃找回叉奇,诚实的说出藏在内心的话。

当孩子离家,父母也渐渐面临衰老的事实,中年危机伴随着空巢期的到来,在孩子长大上大学离家后,父母亲常有着自我价值的迷失。

心理上会难以放手接受孩子独立,因此不断插手孩子的人生、指导孩子应该成为什幺样子、穷追不捨的电话、对孩子选择伴侣严厉的审视评估;随着逐渐年老,生理上出现重大的变化,脸上刻下风霜的纹路,停经的那天意识到不再有生育的能力,牙齿退化、鬓髮斑白、关节的疼痛而步履蹒跚,从强壮的生产者步入老龄,这一切都是多麽让人难以接受。

生心理上的转变,以及亲职角色的退位,对于父母而言,需要许多时间与心力调适。难以接受的父母们往往内心有许多的应该与必须,始终无法放下,急于在还能施力的地方创造价值,但遗忘了孩子拥有自主的权力。

守护孩子是父母的天性,但也别过度介入孩子的人生。

胡迪不断地受伤和铤而走险,被玩具们控诉指责,仍然为了拯救遗失的叉奇拼命努力。

「邦妮需要我。」胡迪坚持自己守护小主人的决心。

「是你需要邦妮。」牧羊女一语道破胡迪内心的在意。

《玩具总动员4》若无法当你的玩具

▲胡迪不再忌妒每一个新玩具,在叉奇跑走时他说:「邦妮需要她最爱的玩具。」(图/翻摄自迪士尼影业YouTube)

胡迪不相信邦妮可以有新的玩具取代陪伴。胡迪与邦妮,就像是逐渐衰老,却难以放手的父母;与日渐长大,独立自主的「孩子」。如同父母担心孩子在未来的日子里,若没有了自己的依靠能否独立,进而产生的的担心与焦虑。

阿德勒提出「课题分离」的概念,是人一生中的必修课。因着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需要彼此尊重与设立界线,区分种种的人生课题,是谁的责任。

父母对孩子的照顾与控制越紧密,可能就背负着过多的承担。孩子没有机会选择自己的人生,会渐渐的失去声音;也没有机会从挫折与失败中学习,学会为自己和未来负责任。害怕尝试之后被否定的声音,因此退缩逃避。父母的那些放不下,成为孩子成长的阻碍。也成为自己内心沈重的负累。

心理上无法退场的父母,不认为孩子真的长大了,也因为害怕失去父母的角色,不希望孩子长大。

这样的父母常把孩子的情绪和需要面对的课题往自己身上背,将孩子的责任视为自己的责任。分不清界线,也常将种种自身的需要加诸在孩子身上索求回报,孩子背着家人的期待,双方紧紧纠缠,使情感相互寄生。

学会告别不是失去,而是更能倾听自己的声音走向自由。

经过了一连串的冒险,和盖比交手,最后胡迪将叉奇平安的送回到邦妮的身边。胡迪也勇敢的告别了玩具伙伴们,和心爱的「宝贝」玩具牧羊女在一起。

当孩子因为逐渐独立而不需要自己,父母难免会有失落。离家的孩子让空巢期的父母感到强烈空虚,心理上的转换不佳,甚至会有心悸、胸闷、失去目标与自我价值的感觉。

随着孩子的长大与成熟,父母需要学着为孩子有了新的情感寄託喝采、为他们打开了对世界新的视角与好奇欣喜。

影片尾声,胡迪将他的警长勋章交给了女牛仔翠丝。因为他知道,翠丝是最能够陪伴邦妮的玩具,能够带给邦妮快乐和幸福。陪伴孩子长大的过程多麽甜美,但那些美好的过去若是成为关係中的羁绊,紧紧地将自己与孩子綑绑,那幺人生怎幺继续往前?

勋章,就像是一种情感的传承。代表我愿意放手,让下一位忠实的人,继续陪伴孩子走下一段人生。而自己也要听听内在真实的声音,成为自己的主人。

「我想要的是什幺?接下来的日子还有什幺可以去追求?」

离开孩子后,问问自己吧,为下一个阶段的人生重新定义,活出自己精彩的未来。

相关推荐
视界外域科技|改变能源|定义探索|网站地图 申博suncitygame下载 申博8国际 申博sunbet代理登入 申博官网首选锐博网 永利总站ylzzcom 申博手机安装 菲律宾申博sunber官网 申博sunber 申博网站开户 申博sunbet娱乐